东京奥运最牛“上海大妈”爆红全网:暴虐国外队5次征战奥运!

你知道今年东京奥运会年纪最大的选手是多少岁吗?你又知道她是来自哪里的吗?没错,她就是来自中国上海的58岁的大妈,代表卢森堡队第5次征战奥运会乒乓球比赛的倪夏莲。她还曾代表过中国乒乓球队夺得世界冠军,她也是本届东京奥运会年龄最大的选手。倪夏莲,或许是至今活跃在海外乒乓赛场上最为国人瞩目的一位。曾经,她为中国增光添彩,远嫁卢森堡后,她为这个欧洲小国也赢得不少荣誉。

2022年07月28日 14:30,女乒单打第二轮。一位“上海大妈”笑眯眯进场,身后跟着一位年轻少女。

这位大妈叫倪夏莲,今年58岁,代表卢森堡。而少女乃国外天才种子申裕斌,刚满17岁。

年龄相差41岁,倪大姐用一口上海话娇嗲抱怨:“哎哟,听讲她老凶了。”脸上堆满了长辈的慈笑。

7-1梦幻开局,11-2疯狂暴虐,对方根本无还手之力。3分8秒,倪夏莲疾风扫落叶,先下一城。

11比2,17比19,11比5,7比11,8比11,11比8,倪夏萍力挽狂澜,三胜三负,打平!

她已是奥运会的“五朝元老”,她说:要不是自己拒绝过两次奥运会,现在已经是奥运会的“七朝元老”了。二十余载的奥运征程,从家乡上海到客居他乡,倪夏莲的经历令人百感交集,她自己的心情也是十分复杂。

倪夏莲是一个对外界事物充满好奇心的孩子,父亲一度担心她不能专注在一件事上。直到她遇到乒乓球,天才终于找到了自己的领域。

开始时是在邻居的石阶上打球,后来在学校不多的几个正规乒乓球台上打,7 岁时候已经是学校的“乒乓女大王”,打遍学校无敌手。

但倪夏莲的乒乓之路并不顺利,在那个看重球员身高的年代,她的个子矮,吃了不少大亏。

三年级时候被送往体校,但由于身高太矮,被体校退学,最后只得到上海工人队接受训练,经常和一群哥哥姐姐们打球,没过多久,因为乒乓球技术实在太好,又被体校召回。

1977 年,上海市选拔全国少年比赛队员,她以第二成绩入选。同年7月,她以上海队主力身份,获团体冠军和女单冠军。

1979 年,被人们称为“小不点”的倪夏莲,年仅 16 岁。在第四届全运会上爆出大冷门,大放异彩。战胜曹燕华等世界一流名将,获第四届全运会女单亚军,同年入选国家队。

倪夏莲成名,与她的独特打法有关。她左手直拍,采用长胶拍,球路变化莫测,被称为“怪球手”。

长胶是中国人 60 年代发明的,而倪夏莲创新了直板长胶攻拉推结合倒拍打法,是这一打法的祖师奶奶。

1986年,倪夏莲坐上了飞往国外的航班,2年后,兵乓球才正式成为奥运比赛项目。

1986 年,倪夏莲从国家队退役时曾说,“是国家队给了我这身乒乓球艺,是国家队给我机会赢得荣誉,我会永远记着祖国,永远记着大家”。在欧洲获得荣誉的时候,她也不忘这是祖国培育。

虽有缘无分,但倪夏莲的下半场,更加精彩!人在他乡,倪夏莲没啥消遣,唯一的乐子,就是去俱乐部打打球。

一传十,十传百,隔壁卢森堡直接派了一个市长来找她:“你来我们这儿打球吧!”

1996年,倪夏莲接到卢森堡体育局的电话,问要不要参加奥运,她一口拒绝。

2000年,37岁的倪夏莲第一次打入了奥运会,在悉尼奥运会上,她冲入女单16强。

其实在悉尼奥运会时,倪夏莲就认为这是自己的第一届也是最后一届奥运会,然而卢森堡乒乓球后继乏人的现状,让这位已过“知天命”年纪的老将多次站上奥运赛场,成为乒乓球项目中最年长的女选手。

2002 年,卢森堡国家队主教练“三顾茅庐”,倪夏莲最终选择代表卢森堡参加比赛,获得欧洲乒乓球女子单打冠军和双打冠军,那一年,她已经 39 岁“高龄”。

夺得冠军后,她成为卢森堡国宝级人物,成为卢森堡的英雄人物。倪夏莲在当地家喻户晓,深受喜爱。每到过生日时,当地的广播电台还会特别播报为她庆生。

北京奥运,倪夏莲看起来不像身负重命的运动员,更像一个回娘家的“上海大姐”。第一场对阵中国台北小将取得胜利,国内许多媒体又注意到了这位曾经的国乒老将。

倪夏莲对国际奥委会奥运频道表示:“ 我在 1986 年离开了中国和北京,这次我回到北京非常感慨,中国举办了一届非常出色的奥运会。每天能够吃北京烤鸭的感觉真的太棒了。”

在加入卢森堡身份后,她在商业、经济和体育上,为中国和卢森堡之间的交流做了大量的工作,被中国驻卢森堡大使马志学赞誉为“乒乓大使”。

倪夏莲也对中国乒乓球队一直保持关注:“中国队拿冠军容易,守冠军难,但实力依旧是最强的。”

而随着年龄变化,倪夏莲对乒乓球比赛也越来越享受。她眉开眼笑,溜出的吴侬软语,让人想起上海小笼包。

倪夏莲也够实在,直接给卢森堡包圆了伦敦奥运、里约奥运、欧锦赛、世兵赛……

倪夏莲能一直从事乒乓球至今,也得益于卢森堡给予的宽松环境。此次又是卢森堡国家队三顾茅庐,才请倪夏莲“出山”参与此次奥运会。

对于代表卢森堡参赛,她早有心理准备,作为“卢森堡儿媳妇”,早已把此当做自己职责所在。

为东京奥运会备战时,卢森堡体育部门在竞训方面给了自己很大的自由空间,“怎么训练,什么时候训练,在哪里训练,这些都由我自己来决定,他们对我的要求其实只有一个——继续打下去。在成绩方面也从来没给我任何压力。”

而且,“我的妈妈现在和我住在一起,她已经 90 岁了,身体健健康康。为了让我在外出训练比赛时没有后顾之忧,卢森堡体育部门甚至想办法把我的兄弟姐妹一大家子都接过来了,这样我不在的时候,他们就能帮我照顾妈妈。只要妈妈好,我就能完全放心。

”倪夏莲的两个孩子也已长大,儿子已经开办了自己的诊所,女儿正在读高中,都不用倪夏莲花太多心思。“如果没有这样的生活环境,我不可能一直打乒乓球直到今天。

当人们一次又一次以为她要退休的时候,她才能连续参加了 2008 年北京、2012 年伦敦和 2016 年里约奥运会。

桥本穗花,世界排名第13 位,时年 19 岁,而倪夏莲那时候已经 54 岁。

那场比赛一共用了 1 小时 32 分 44 秒,创造了现代乒乓球历史上最长比赛的纪录。最终,倪夏莲经过七盘苦战,以 4-3 获胜。

这一记录直到 2022 年国际乒联阿曼挑战赛才被两位国外选手的 1 小时 38 分钟刷新。

“如果我整天考虑输赢,身体和心理吃不消,硬拼没意思;我就是享受的心态,就算参加奥运会也和丈夫、儿子在一起享受生活。”

在卢森堡,倪夏莲是家喻户晓的体育明星。有时,她走在马路上,都会被不认识的行人问及奥运会准备情况,并收到鼓励和祝福。在她出征东京奥运之前,卢森堡最有名的通讯社为她制作了整整6页的大专访。

倪夏莲知道,卢森堡网民已经将她视为“自己人”了。“这份信任和尊重是无价的。”“他们非常需要我,总是鼓励我、推(动)我,我实在被他们感动了,我就想‘帮帮人家吧’,对我也是举手之劳。我在国内学了那么好的技术,现在发现没丢,还丢不了!所以我就帮人家,也帮自己,也挺开心的。”

中场休息,老公就从包里给她拿出来,喝一口,打个嗝,管你输赢,爽了再说。这场“祖孙战”的结果不言而喻,过程却惊心动魄。在经过7局长达66分钟的较量后,申裕斌艰难击败这位大自己41岁的“奶奶级”对手。

离场时,倪夏莲看到中国记者,就像遇上老乡,笑嘻嘻地跑过来。“是有遗憾啦······我希望中国队能拿金牌!”竞技体育会很残忍,但是有些胜负,无关奖牌名次,无关年龄和国界,凭借着热爱和豁达,58岁的倪夏莲就是胜利者!

追逐快乐、享受过程、重在参与,58岁的“上海阿姨”倪夏莲为人们展现了奥林匹克精神除“更高、更快、更强、更团结”之外的另一层含义。

当我们期待更多优秀小将出现在赛场,但也同样期待今后的奥运赛场上能够有更多像倪夏莲这样的“奶奶级”选手,正因为有他们,奥林匹克的精神才显得如此生动鲜活。

各位朋友,你们是怎样看待这位上海大妈倪夏莲的呢?欢迎在评论区留言。能把文章看到最后的,一定都是真爱了,来个三连吧,谢谢!!!这里是世界名人榜,我们下期节目见!谢谢大家,再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