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快递小哥”到游泳奥运金牌教练

梦想的力量有多大?在游泳奥运金牌教练王爱民看来,正是坚定的初心加上持之以恒的坚守支撑着他走过千难万险,直抵成功的彼岸。

王爱民1971年出生在河北雄安新区安新县韩村一个普通家庭。业余游泳运动员出身的他一心想要成为一名优秀的游泳教练。在儿时的他眼中教练的形象非常高大。“小时候我在安新体校练游泳,练的时间很短,成绩也不突出,但当时就觉得教练这个行业很神圣,自己也想好好当一名教练。”还没当上教练时,身边的教练和领导都“劝”过他。王爱民告诉记者当教练是他无悔的选择,并且“痛并快乐着”:“我的教练说如果你想发财就别干教练,也有领导提醒过我说你做些买卖也挺好,为什么非得当教练呢?但是我有当教练的情结,而且一心想干好。一路走来这既是个经受考验的过程,也是个享受的过程。”

结束业余训练后,王爱民曾在安新县做过一段时间的游泳教练,但为了追求梦想,他决定考取天津体院的教练员专修科继续进修。为了攒学费,他每天早出晚归在北京打工,蹬着平板三轮车送货。那时候王爱民每天早上5点多起床学习备考,学习两个小时,吃完早饭就出发奔赴8点开库的北京西南郊食品冷冻厂。提完货他便开始到各大饭店送货,最远的距离曾从西南郊送到北四环的亚运村。那段经历王爱民记忆犹新:“一车货1000多斤,夏天拉货常常是汗流浃背,非常辛苦,那时候体重掉到了一百零几斤。赶上上坡路,蹬也蹬不上去,就下来拉车,真是累到眼冒金星。虽然辛苦,但那时候觉得年轻什么都顶得住,为了上学当教练也觉得充满希望。”

那段奋斗岁月对于王爱民的打磨和历练不仅是身体上的,更是精神上的。“在北京的大街上蹬三轮车,自尊心还是受到很大打击的。人流之中你是蹬三轮车的,到饭店也不能走正门,只能走后门。虽然对于自尊心的打击很大,但是我总提醒自己:你有想法、有目标,那就得好好努力。这样的经历对于心智的历练很大,现在的工作生活中也会遇到挫折,但是我的心理比较强大。原来蹬三轮车好几年我都不怕,还怕会回到原点吗?”

1992年王爱民如愿考入天津体院,毕业后他回到家乡继续当游泳教练。1998年,王爱民迎来了事业的转折点。他从河北调到山东威海任教。在这里他大展拳脚,将自己的抱负一一施展,而在家乡积累的执教经验帮助他在威海稳稳起步,不断历练成长。2009年他调入山东省队,同年年底进入国家队。虽然履历上王爱民的执教之路看着顺风顺水,但他也体验了梦想与现实的差距。刚参加工作时,他意气风发、满腔热情,不过在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过程中也遇到了不少挫折,他一点点总结经验,一步步扎实向前,锤炼自我。在队伍“走出去”政策的支持下,他在外训的过程中吸收了国外先进的训练经验并为我所用,形成了适合中国游泳的做法。

2011年底,王爱民带着国家队几名队员到淄博训练,在这里他发现了一匹“千里马”——2002年出生的杨浚瑄。身体条件出众的杨浚瑄身高比同龄人高半头,身材修长,性格文静、腼腆,王爱民一眼就看出了她与众不同的气质。训练中杨浚瑄很快就展现出她聪明、头脑清晰、注意力集中、执行力强、自控力强等特质。“她那时十来岁,注意力就能始终盯着教练,甚至教练的一个眼神、一个举动她都能领会,知道你准备让她完成什么训练任务。在训练和生活中,杨浚瑄的执行力、自控力都非常强,我认为这也是决定她成功的一个重要因素。”

当杨浚瑄的同龄人开始崭露头角时,王爱民并没有急于拔苗助长,他耐心地培育、悉心呵护着这朵茁壮成长的小花。近几年杨浚瑄开始在国际、国内赛场展露锋芒,2018年布宜诺斯艾利斯青奥会、雅加达亚运会、杭州短池世锦赛上她都有金牌入账。特别是从2019年光州世锦赛开始,杨浚瑄的名字愈发耀眼。光州世锦赛上,她在主项200米自由泳上游出了1分55秒43,位列该项目第五名,但是她将该项目的世界青年纪录写在了自己名下。从2020年开始,杨浚瑄渐入佳境,不断刷新个人最好成绩,同时也把200米自由泳的全国纪录、亚洲纪录接连打破。

7月29日,东京奥运会游泳女子4×200米自由泳接力决赛,杨浚瑄、汤慕涵、张雨霏、李冰洁组成的中国队以7分40秒33刷新世界纪录的成绩夺冠。负责开棒的杨浚瑄是4个人里面200米单项成绩最快的选手,教练组的初衷也是希望她能够冲出去,给队友制造机会。决赛中她不负众望,200米全程领先,以1分54秒37的个人最好成绩交接棒。随后的汤慕涵、张雨霏、李冰洁也都在各自棒次游出了超越澳大利亚队在光州世锦赛上创造7分41秒50的世界纪录时的相应分段成绩。正是姑娘们的团结协作成就了中国游泳的首枚奥运接力金牌。杨浚瑄在赛后感慨道:“如果有奇迹,那一定是中国红!”

这枚金牌的背后还有作为这个项目主管教练王爱民的积极争取。因为此次东京奥运会赛前杨浚瑄和张雨霏报名参加了另外两项接力,并没有选择这个项目,但当预赛结束后,王爱民和几位教练进行了多次讨论和预判,认为如果她俩能够加入这个接力项目,中国队有望拿到奖牌,实现为国争光的目标。“预赛游完后,教练组对这个项目的国际形势进行了充分分析和研究讨论,最终提出希望杨浚瑄和张雨霏能够进入决赛名单,后来报到团部,领导知道我们一线教练员非常清楚情况,于是批准执行。”王爱民回忆说,“虽然从纸面上来分析,澳大利亚队和美国队的成绩比我们快好几秒,但是我们就是‘不信邪’。只要我们能够把气势、把最好的成绩游出来,那么冲击世界纪录、拿金牌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在排兵布阵的过程中,崔登荣指导、朱志根指导、韩冰岩教练都提供了非常宝贵的分析意见。我们当时也考虑了好几个方案,最终才确定了大家看到的决赛棒次。相对来说她们4个人年龄小,正在快速成长期,所以希望她们能够打出气势。我给她们做赛前动员时说‘奇迹是人创造的,尤其在大赛中什么样的奇迹都是可能发生的’。孩子们非常努力,发挥得非常出色,交接棒也做得非常好,超出了我们的预期,可以说是在大幅度提高成绩的基础之上,打出了士气,打出了顽强拼搏的作风。”

如今回忆起当时的种种,王爱民依旧热血沸腾。这是杨浚瑄的第一次奥运会之旅,她拿到了女子4×200米自由泳接力的金牌和男女4×100米混合泳接力的银牌,在个人单项200米自由泳项目上位列第四。王爱民给杨浚瑄打出了95分的高分,不过他对爱徒还有着更高的期许。“她的表现很好,在整个比赛过程中对教练意图的把握和执行都非常好,这方面是满分。不过由于年龄小,第一次参加奥运会还是比较紧张,200米自由泳单项比赛游到最后50米时顶不住了,如果前面游得松一点会更好。希望3年后的巴黎奥运会她能够在单项上有所突破。”

就在王爱民在东京奥运赛场冲锋在前之时,他的父亲病重正在医院治疗。说到这里,王爱民一度哽咽。在备战东京奥运会的冲刺阶段,王爱民的父亲因为突发大面积脑梗住进了医院,当时老人的情况非常不好,医生的反馈让王爱民格外感伤,他怕自己因为奔赴东京而无法见到父亲最后一面。但是他也始终忘不了父亲一直以来对他的叮嘱——先尽忠后尽孝,于是他毅然奔赴东京。对于父亲的牵挂让他经常处于焦虑的状态,休息不好,原本心脏就不好的他得了心源性哮喘,一直到现在都还没完全恢复。好在父亲的病情得到了控制并且逐步好转,在得知王爱民主管的接力项目拿到了金牌后,老人非常高兴。

“一生做一件事,只有沿着正确的方向坚持走下去才能成功,要不忘初心,持之以恒,坚守坚持,没有捷径可言。”执教多年的王爱民一直享受着自己教体育人的事业,看着孩子们成长成才,他觉得很有成就感。他希望能够把孩子们培养成拥有完整人格的人,希望他们思想境界高、道德品质好、有文化素养、有开阔的胸怀、有远大的理想目标、有坚韧不拔的意志品质。能够在热爱的事业里发光发热,实现理想的道路虽然苦但一切都值得,王爱民认为自己是幸运的。

在国家游泳队,王爱民有着“儒将”之称,他写得一手好字,还时常有感而发创作一些诗词。在国家队此前学习抗疫英模的主题学习会上,王爱民曾以一首诗词表达心声:“前有白衣天使擎旗逆行向瘟疫,终使病魔胆怯;今有体育健儿循步甘于苦中行,奥运必定功成。”王爱民说“儒将”是大家对他的褒奖和抬爱,他认为练习书法和诗词创作能够帮助他静下来思考,对于教学思路的形成以及性格的塑造都有着很大的帮助。在他的影响下,杨浚瑄也开始练字,也让原本很喜欢画画的杨浚瑄变得更加文艺。懂事的杨浚瑄在每年王爱民生日的时候都会给他送上一副肖像画,这让王爱民十分感动。

这对情同父女的师徒搭档已经将目标瞄向了巴黎,明年他们将以福冈世锦赛和杭州亚运会作为“中考”,全面备战巴黎奥运会“大考”。王爱民目标坚定:“东京奥运会我们拿到了女子4×200米自由泳接力金牌,巴黎奥运会我们要努力实现卫冕,同时希望杨浚瑄在200米自由泳单项上实现突破,如果能够拿到单项金牌就更圆满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