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年坚持赢得博尔特敬意嘘声让他的故事更生动

9秒92夺得金牌,加特林就这样搞砸了博尔特的谢幕演出。这或许是“伦敦碗”里7万多名观众最不想看到的结果。

在终点线不远处的跑道上,加特林向着博尔特单膝跪地,用朝拜的方式致敬这位百米跑道的王者,随后他喜极而泣。

时隔12年,加特林再次站上田径世锦赛的巅峰,尽管这是世锦赛史上第五慢的冠军成绩,但在金牌背后,这位老将承受的压力是很多人无法想象的。

连博尔特赛后都把赞誉给了这位老对手,“加特林是个伟大的竞争者,今晚他表现出最好的状态,一直保持到最后,他是很棒的人。”

在伦敦的这个夜晚,站在同一条赛道上的博尔特和加特林似乎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一位是受到万人敬仰,一举一动都会引起全场观众的欢呼,每当大屏幕上出现他的画面,观众总是报以尖叫甚至起立鼓掌;另一位则是“千夫所指”,只要现场主持念到他的名字,“伦敦碗”里就会嘘声四起……

观众原本为博尔特准备的欢呼声并没有随着比赛结束而响起,取而代之的是一阵又一阵的嘘声。

《镜报》赛后如此写道,“这位职业生涯中两次因服用违禁药品被禁赛的美国名将在比赛中屡次被嘘,即使他夺得了冠军”;《泰晤士报》则评论,“加特林破坏了博尔特的派对,禁药风波让他的金牌难以为人接受”。

即便在赛后的发布会上,依然有记者追问加特林关于“嘘声”和“丑闻”的问题,暗示英国媒体对他过于不不尊重,故意将他描述成“坏孩子”。

加特林依然没有指责任何人,甚至连坐在一旁的博尔特都小声地提醒着他,“你还是实话实说吧。”

“多少年来我一直对每个人都非常友好,赛场上永远和每个对手握手拥抱,赛场外耐心地接受你们记者的采访,一对一采访的要求我都从不拒绝。”

加特林所言非虚。在上海的钻石联赛上,他耐心地和每一位志愿者合影,并给他们签字,同时也友好地回答记者的每一个问题,“我从来不发表任何不恰当的言论,不知道为什么你们会这样对我。”

2004年在雅典,加特林以9秒85的成绩击败弗朗西斯,成为奥运冠军。此后,他接过了卡尔刘易斯和格林的衣钵,在2005年的田径世锦赛上,以9秒88夺得冠军。随后,23岁的他又在2006年的多哈大奖赛跑出了9秒76的成绩“刷新”世界纪录。

然而,正是那场比赛后,加特林被查出服用兴奋剂,不仅成绩作废、金牌取消,还遭到长达4年的禁赛处罚。

加特林一直强调,在这场“禁药丑闻”中,自己是无辜的,“我每天躲在家里看电视,但就像行尸走肉一样,根本看不进去,只能随意换频道。”

就在加特林淡出跑道的这4年间,牙买加“闪电”划过跑道。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博尔特以9秒69的成绩夺冠,并且在各项大赛上斩获金牌。

2010年,当28岁的加特林重新回到跑道,百米赛道已属于24岁的博尔特。

就算是加特林在钻石联赛上屡获金牌,但到了奥运会的赛场上,他依然无法战胜博尔特。2012年的伦敦奥运会,加特林输了0.16秒;2015年的北京世锦赛,加特林差一点就战胜博尔特,但最终以0.01秒之差屈居亚军;2016年的里约,一路领先的加特林在最后被博尔特反超,再次看着对手拿到了奥运金牌。

不过,比一直输给博尔特更令加特林难以接受的,是国际田联和欧洲观众对于他的态度。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欧洲一直拒绝加特林参加大奖赛,他只能在美国各州的小比赛寻求状态;而在2015年夏天的田径世锦赛期间,新任国际田联主席塞巴斯蒂安·科曾直言道,“如果加特林夺冠,那我会觉得不舒服”。

幸运的是,加特林一直都是个不服输的人。在接受NBC的采访时,他曾说过,“我坚持认为我没有做过那些不堪的事情,当别人否定我的时候,我就要加倍证明给别人看——我是胜利者。”

从2006年禁赛至今,11年过去,加特林始终没有放弃,他也终于等来了属于他的又一枚世锦赛金牌。

有很长一段时间,加特林和博尔特会为了谁是更快的“百米飞人”天马行空地打着口水仗。

在博尔特口中,加特林是一位“老年人”;而倔强的加特林则回击“博尔特是中年人”。

如今,“中年人”决定要离开赛场,即便带着遗憾也不会改变心意,而那位“老年人”却依旧执着地跑下去。

“博尔特是伟大的运动员。很多人都在问,博尔特离开之后男子百米的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其实这个问题在迈克尔·约翰逊退役的时候也有人问过。”

加特林曾在上海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聊起了博尔特离开赛道的影响,他乐观地认为博尔特的离开不会让田径运动进入短暂的沉寂期,“这些伟大的运动员只有时间能够击败。但在他们离开之后,永远都会有更优秀的年轻人出现,重新统治这个赛场。”

这些与时间赛跑的人,最终可能都会被时间所“打败”。但在承认自己“输给时间”之前,加特林还希望再努力一把。

他的右脚曾在复出后崴伤,也一度耽搁了他的训练。如今,他会在比赛前增加热身的时间;他的年龄增大了,体力不如从前,他则会不停地训练起跑、加速、冲刺……

“虽然我已经35岁了,但是我还没有仔细想过关于退役的事情。”加特林曾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这样说过,“看看会不会在不同的项目上发掘更多的能力,或者在全世界不同地方的比赛中去跟更多的选手和训练员交流。而且能不能跑东京奥运会,还要看我能不能通过美国的选拔赛。”

这符合加特林的个性,不管对手多么强,不管周围的环境多么恶劣,他都抱有一股求胜的信念。也正是这种不服输的好胜心,帮助他在12年之后重新站上了百米决赛的最高领奖台。

或许“后博尔特时代”,进入职业生涯末期的加特林无法开启属于自己的王朝,但他的故事在嘘声中更加生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